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紫光檀知识全解

紫光檀知识全解

行业新闻 / 2018-11-27
[] [] []

东非黑黄檀,进口商往往把它当作“乌木”或 “黑檀”进口。目前市场上,一些经销商把它称之为“紫光檀”、“犀牛角紫檀”。其实,东非黑黄檀既不是乌木,也不是紫檀,而属于黑酸枝木类。密度高达1.3g/cm³,加工后色泽、触感极似犀牛角,又称犀牛角紫檀。紫光檀坚硬、滑润,其切面打磨后形成的包浆亮丽非常,似铜镜可鉴;又恰似缎子的表面,令人联想起美玉。因此紫光檀的魅力既在于目赏,更在于手抚。


紫光檀材质介绍

中文学名:东非黑黄檀

科属:豆科黑酸枝木类

俗称:紫光檀、黑檀、乌木、黑紫檀、犀牛角紫檀

产地:非洲东部(坦桑尼亚、塞内加尔、莫桑比克)属热带雨林落叶小乔木。

外观:原木外形难看,扭曲而多中空,加工也比较困难,出材率低,大多为直纹,纹理均匀细密;略显油性;边材窄,呈白色至淡黄色;心材呈深紫褐色,伴有黑色条纹。

紫光檀物理性能

1、材质重,硬度很高;强度、抗震性能高,抗腐蚀性高;非常稳定,不易翘曲变形。

2、气干密度1.25-1.33g/立方厘米,是当今最重硬的木材。

3、市场上紫光檀多为未经处理的圆材,半径多为20-30厘米,也有40-50厘米的,长度2-3米,边材很薄,灰白至黄色,心材紫黑色。木材多扭曲呈“S”形,灰色的树皮多不规则隆起并翘曲开裂。


4、心材深紫褐色至近黑色、带黑条纹。其切面滑润,棕眼稀少,肌理紧密,油质厚重。

5、木纹清晰而富有变化,被人们称为“帝王之木”。用紫光檀制作器物,无需上漆,便显现出一种幽幽的自然光泽,鲜艳无比。紫光檀变化莫测的黑色花纹似名山大川,如行云流水,胜碧玉琼瑶,令印象派大师自叹不如。

紫光檀加工性能

紫光檀,红木《国标》中密度最高,棕眼最小的木材,很难被加工成大件家具。明清时期的皇家木匠根本无法把紫光檀加工成大件,即使在现今加工制作紫光檀家具也非易事,这都归结于紫光檀木材大多扭曲中空,取料困难,出材率极低,仅为10%-12%,精品取材率不足10%,3吨紫光檀相当于一吨红酸枝。同时木材密度大、质地坚硬,加工时刀具的刃口磨损很快,经常需要打磨维修,因而加工速度也较慢,人工费用昂贵,木材均为原木带皮进口,做出的家具达到没白皮、没拼补的要求,价格要基本翻番,总而言之,紫光檀难取材,难加工,成品不易。

不过,紫光檀加工出来的木材特色显著:密度很大,可达1.33 g/cm3,因而制成的家具又重又硬,材质很细腻,棕眼(管孔)小并且稀少,木材光泽好,打磨抛光以后,反光很好,光可鉴人;木色黝黑,颜色略浅深褐色处,可见细密的黑色条纹;其实从感官上,东非黑黄檀更接近古代乌木的细腻,有一种沉静肃穆之感。

紫光檀用途

国外常用东非黑黄檀制作仪器、仪表的面板,国内市场上多以之代替乌木,用于制作乐器和木雕工艺品,也有用于中式古典家具制造的。制作与古代紫檀木、乌木相近的古典家具款式或雕刻工艺品,东非黑黄檀可以将沉穆细腻而又庄重典雅的效果完全体现出来。木材质地细腻坚韧,也适合施展复杂而精美的雕刻工艺。

如在古典家具设计中,使用黄色或红色系的红木,或者细腻的黄杨这样暖色调的木料与东非黑黄檀搭配,作为一种色调上的补充,可以使家具在稳重的气氛中出生动,达到和谐而不压抑的意境。适于制作成堂的仿明式或清式厅堂家具、书房家具,可以达到文雅中突出沉静穆古的氛围。

紫光檀价格

从原木价格来说,紫光檀在所有红木中的排名仅在中位,虽然因原木品相参差不齐而跨度较大,但基本也只是与缅花、花枝的价格档次相近。

虽然原木价格不高,但因大多扭曲中空,取料困难,出材率极低,仅为10%-15%。同时,因硬度高,加工也有非常高的难度,所以成品家具的价格甚至已与大红酸枝家具比肩。

延伸阅读:“庖丁解牛”细说红木家具价格

紫光檀收藏价值

紫光檀家具成品木质圆润浑厚,纹理细腻华美,深沉静穆而不乏自然光艳,色泽变化抑扬顿挫,浑然天成,不静不喧,给人一种庄重朴实、沉穆威严之感。具有极高的使用、鉴赏和收藏价值。

紫光檀生长极为缓慢,产量极为稀少,一棵紫光檀要生长800年以上才可使用,逾千年方可成材,而且“十檀九空”,出材率公认为10%-12%,精品取材率更是不足10%,自古以来就有“寸檀寸金”的说法,因此,紫光檀是地球上最名贵、最稀少的木种之一。

俗话说盛世收藏,由于红木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在艺术品投资成风的今天,红木市场对热钱的吸引力非常大。现如今,黄花梨、小叶紫檀等珍稀的红木家具价格已经处于一个相当的高位,普通收藏家难以介入。而目前的紫光檀价位则更适合投资,且同样是名贵木材,是大众收藏者的首选。

总之,东非黑黄檀是一种个性鲜明的木材:原木外形难看,扭曲而多中空,加工也比较困难,出材率低;但加工处理后的木材又木质极优,性质稳定,质地细腻,光泽好,颜色变化小,木纹不显,但也可见丝丝游动的黑色条纹若隐若现,含蓄而不张扬。

下一篇: Empty! 上一篇: Empty!
© 2005-2018 玉龙说我必须回老家去很可能再也不能出来了玉芳没说什么玉芳用行动做了回答她向厂方递了辞工申请,跑到火车站买了车票跟着唐玉龙回老家了。他们的老家虽然都是陕西南部但南部的汉中和安康差别太大了那是平原和山区的差别。那更是观念的差别天府之国的人对山里人的俯视玉芳的姐姐就认为这里就不是人待的地方这门亲是根本结不成的。   玉芳却铁了心要嫁当晚就住下不走了姐姐苦劝不听负气而回玉芳在三湾住过几天才知道生活是多么严峻。那夜她跟玉龙正在缠绵忽听见隔壁房间传来哞哞的牛叫惊得她差点儿跳起来。夜深人静那叫声穿透肺腑让人心惊肉跳唐玉龙按住她不让她声张唐玉龙说最近偷牛贼特别猖獗邻家的牛连续被偷了所以大把牛拴在床腿上。你要知道山里人广种薄收土地条件不好耕牛就是命根子。玉芳禁了声一会儿又忍不住悄声问那你家三头牛呢都拴在床腿上吗还有那头小牛犊子呢也拴在床腿上吗玉龙说是的。那牛半夜还要吃草呢你大和妈怎么睡啊你妈还病着玉龙说没办法山里人的日子就是这样。玉龙翻身坐起说你看我家的日子就是这么恓惶咱们反正还没有办证你后悔还来得及。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