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品牌
所有品牌
© 2005-2017 玉龙说我必须回老家去很可能再也不能出来了玉芳没说什么玉芳用行动做了回答她向厂方递了辞工申请,跑到火车站买了车票跟着唐玉龙回老家了。他们的老家虽然都是陕西南部但南部的汉中和安康差别太大了那是平原和山区的差别。那更是观念的差别天府之国的人对山里人的俯视玉芳的姐姐就认为这里就不是人待的地方这门亲是根本结不成的。   玉芳却铁了心要嫁当晚就住下不走了姐姐苦劝不听负气而回玉芳在三湾住过几天才知道生活是多么严峻。那夜她跟玉龙正在缠绵忽听见隔壁房间传来哞哞的牛叫惊得她差点儿跳起来。夜深人静那叫声穿透肺腑让人心惊肉跳唐玉龙按住她不让她声张唐玉龙说最近偷牛贼特别猖獗邻家的牛连续被偷了所以大把牛拴在床腿上。你要知道山里人广种薄收土地条件不好耕牛就是命根子。玉芳禁了声一会儿又忍不住悄声问那你家三头牛呢都拴在床腿上吗还有那头小牛犊子呢也拴在床腿上吗玉龙说是的。那牛半夜还要吃草呢你大和妈怎么睡啊你妈还病着玉龙说没办法山里人的日子就是这样。玉龙翻身坐起说你看我家的日子就是这么恓惶咱们反正还没有办证你后悔还来得及。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